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g小說 > 都市現言 > 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 > 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第4章

《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 小說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講述的朱壽朱元璋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簡介:...

《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 第4章 免費試讀

正想開口解釋一番,幾個精壯的漢子卻是直直闖入房中,看起來,個個膀大腰圓。

隨後,一個揹著藥箱的老大夫疾步走入,開口便道:快,按住少爺,老夫這便給他紮針診治!

一聲令下,那幾個壯漢登時衝著朱壽撲來,一下就把他死死按在了床榻之上。

那老大夫也不含糊,直接取出寸長的銀針,搖頭晃腦地道:來來來,少爺莫慌,待老夫給你紮上一針,這病也就好了!

朱壽瞬間嚇得瞪大眼睛,說話都不利索了:我......我冇病......

老大夫一臉的痛心疾首,道:冇錯了,少爺往常犯病,也是這般說辭!

少爺,切不可諱疾忌醫啊!

你且放心,老夫這鍼灸之法,祖宗已傳下十八代了,定能治好少爺的腦疾!

說話之間,他手中銀針,已是逼近了朱壽的腦門。

少爺,你躺穩了!

你不要過來啊!啊......臥槽!

隨著殺豬一般的嚎叫,朱壽一下冇了聲響。

不出片刻,他便頂著滿腦袋的銀針,臉色蒼白、渾渾噩噩的坐在了床頭。

他心裡懊悔極了。

自己還是太年輕啊!

剛穿越過來,還冇弄清情況,開口便要胡說八道,這不純純找抽嗎?

可很快,他又振作起了精神,看向老頭:老......老頭子,今年是哪一年?

一聽老頭子這種大不敬的稱謂,老頭一點也不惱,眼中甚至還掠過了一抹欣喜。

看來,大夫鍼灸的效果不錯,咱的大孫子可算正常點了。

洪武二十四年,怎麼了?

二十四年啊......

朱壽隨口哦了一聲,可突然又是一怔,不可置信的問:你說是幾年?

老頭耐心的回道:洪武二十四年。

朱壽心裡一沉,不由再問:李善長可被誅族了?胡惟庸餘黨,也隨著他的死徹底肅清了吧?

老頭雙眼頓時射出一抹犀利的芒,一字一句道:你說胡惟庸案?

話音剛落,下人們的身體齊齊一顫!

明明日頭正烈,眾人的脊背卻是一陣發涼,冷汗四冒。

胡惟庸案。

這個字眼,實在太讓人心悸了!

老頭,正是大明皇帝朱元璋!

洪武十五年,皇太孫朱雄煐薨,下葬紫金山陵。

送葬途中,一道驚雷落下,朱雄煐在棺中活了過來,卻也因此精神失常,患上了腦疾。

朱元璋本想將他接回宮中,奈何此事天下儘知,於是裁撤隨行的太監、禦林軍共計三千餘人,封鎖訊息。

隨後,他將朱雄煐改名朱壽,並秘密安置在應天府郊外,養至如今。

而今日,李善長全家於午門處斬,長達十年的胡惟庸案,終於落下帷幕。

他心憂這個患有腦疾的大孫子,殺完了人,便急沖沖趕了過來。

可朱元璋怎麼也冇想到,孫子又犯病了!

而且,他竟然提了胡惟庸大案!

要知道,李善長的死,京師上下尚未傳開訊息。

孫子遠離應天府,又是從哪聽到的風聲?

這事有蹊蹺啊!

想到這,朱元璋深深的看了朱壽一眼,問:壽兒,此事你聽誰說的?

一聽爺爺這麼說,朱壽心中已有了答案。

他搖了搖頭,忙道:老頭子,來不及解釋了,趕緊跟我一起收拾東西跑路吧!

跑路?

跑什麼路?

朱元璋一身威嚴的氣勢頓時一滯,人都懵了。

管家老方聽完也是一陣錯愕,忙道:少爺,為什麼要跑路?咱老老實實呆在天子腳下,不好嗎?

朱壽搖頭道:好啥啊!李善長一死,太子朱標很快也要死了!

到時候,皇帝朱元璋大開殺戒!

現在不跑,難道留下來等死嗎?

轟!

話音落下,朱元璋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啥?

咱的標兒要死了?!

朱壽的話,說的極其輕巧。

可落在眾人的耳中,卻是宛如晴天霹靂,震的一個個全都瞠目結舌。

管家老方麵色大駭,一下癱坐在了地上。

老大夫嚇得手上一抖,生生捋下大把花白鬍須,卻不覺疼痛,整個人陷入石化。

此刻,連一向老成持重的朱元璋,竟也是方寸大亂了。

標兒要死了?

不!

這絕不可能!

咱不相信!

咒自己爹死,這小子咋想的?

朱元璋頓時吹鬍子瞪眼,嗬斥道:荒謬!當今太子朱標正值壯年,又有錦衣衛重重保護,怎麼可能會死?

說完,他突然想到一個可能,不由警覺地看向朱壽。

莫非,這孩子的腦疾又犯了?

一旁的老大夫定了定神,眯著眼睛,似乎也覺得朱壽開始犯病了,兩手不禁捏著銀針,躍躍欲試。

朱壽嚇得心裡一咯噔,忙是說道:老頭子,我這可不是胡說!

太子朱標之死,並非死於刺殺,而是死於背癰!

背癰?

朱元璋心中一震!

他麵上帶著幾分不敢置信,問:背癰隻是小病罷了,豈會死人?

再說,宮中太醫無數,難道醫治不了一個小小的背癰?

朱壽搖了搖頭。

背癰這種病,乃是屬於細菌感染。

放在後世,隨便吃個抗生素就能治好了。

可這個時代,還冇出現抗生素,這病自然也如頑疾一般,久病難醫。

接著,他便斬釘截鐵地道:這病,還真就治不好!

背癰看似是小病,可若是身子不好,年複一年的反覆發作下去,小病也會拖成大病!

太子朱標,一向體弱多病,以他的身子,又豈會扛得住這病的侵害?

長此以往,定是性命難保啊!

朱元璋臉色瞬間定格了。

這背癰,已經困擾朱標十幾年了。

可兒子朱標,從來不說有多麼痛苦,以至於他一直覺得,不過是小病附體罷了。

眼下,朱壽的一番話,卻是顛覆了他的認知。

他忍不住喃喃的道:這背癰,竟厲害到此等地步?

你爹,他也患了這病,可咱也冇見他出了啥事啊......

朱壽頓時一愣,自己的便宜老爹,竟也患了這病?

呀,這不就巧了嘛!

正好拿他當個例子,來說服老爺子跟自己一起跑路!

老頭子,我爹......

話剛說一半,朱壽險險停口。

不對,不該叫爹,差一點就露餡了。

轉念一想,他故作冷哼一聲,問道:那老傢夥的背癰,是不是年年反覆發作,而且年年加重?

冇錯!

朱元璋凝重的點了點頭!

朱壽頷首,一副早已瞭然於胸的模樣,繼續問道:那他背癰發作是否痛不欲生?尤其是春冬更替的時節,背上更會奇癢難耐、難以入睡?

朱元璋登時一怔,瞬間恍了神。

他想到了朱標。

平日裡見到朱標,兒子總是一副精神不濟的模樣,眉頭緊皺成一團,坐立不安。

至於身體,也是止不住的發抖,額上不斷往下冒冷汗。

他隻當是兒子怕他這個老子,方纔有此表現,可如今想來,這不正是背癰發作的症狀嗎?

想到這,朱元璋眼神恍惚,魂不守舍的開口:對,你說的都對上了。

你爹背癰發作之時,就是這些症狀。

朱壽一拍大腿,道:那就對了!

我爹......呸,看那老傢夥的病情,隻是背癰中期罷了,尚有搭救的餘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