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g小說 > 其他 > 明月青竹 > 第10章

明月青竹 第10章

作者:秦荒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5:26:11 來源:番茄

秦荒喊道:“先衝出去,既然是幻境,應該不會真的受傷。”

他和聶疏狂兩人頓時施展出拿手武功,與周圍百八十人戰到一起。對方雖然單人的武功不強,但勝在人多,他們一擁而上,秦荒便手忙腳亂,手中尖刃在對方的身上劃過,他們居然不會受傷。而他們的武器打在秦荒身上,卻疼得他齜牙咧嘴。

“這幻境有點不公平!”秦荒邊打邊喊道。

聶疏狂那邊的情況也是類似,他執劍舞動間,紛繁的劍影層層疊疊,看起來極為華麗。然而,劍影打在他們身上,就像棉花打在身上一樣,毫無作用。

眼看四麵八方的人越來越近,開始攻擊藏星。藏星的武功有一部分師從白淞淵,另一部分是葉郊教的,打打小賊寇冇問題,但打這些詭異的幻境人,她的頭簡直大了兩圈,急忙開始躲避。

現場的混亂持續了片刻,秦荒和聶疏狂且戰且退,藏星和謝晉遊退到人少的地方,儘量讓秦、聶二人迎敵。

謝晉遊突然一拍腦袋,說:“我知道了,不就是比誰能想嗎?”

他從揹簍中取下一張紙和一支筆,揮毫灑墨間,點點墨汁在紙上暈染開來。寥寥數筆,就勾勒出一把劍,看起來栩栩如生,其作畫功力可見一斑。

稍許,數十把劍在紙上形成,每一把劍都具有不同神韻,儼如實物。

謝晉遊將紙在空中展開,手腕用力一抖,紙上的那些劍便活了過來,紛紛懸浮在半空中。

“去!”

那些劍聽懂了謝晉遊的話,帶著磅礴的氣勢向四麵八方席捲而去,彷彿是九霄蒼穹處的星辰疾落而下。

與此同時,周圍的數十個人應聲倒地,秦、聶二人看得目瞪口呆,彷彿在問:“這人是什麼來頭?”

謝晉遊再取出一張紙,然後執筆疾畫,僅僅瞬息間,又有數十把劍形成。他站在人群中央擷墨成劍,一排排劍影如水波般盪漾開來,擊倒了一排排敵人。

迎著風,他的衣袖和紙同時展開,身影颯遝如劍仙!

在這般精彩紛呈的攻擊之下,周圍已經冇有站立的人,就連秦、聶二人都被波及到。那些民眾見此情形,紛紛落荒而逃。

秦、聶二人從地上爬起,整了整理淩亂的頭髮和衣衫,震驚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你能以氣化劍?”

謝晉遊收起紙筆,白了他們一眼,回答道:“什麼以氣化劍?我在夢裡想怎樣就怎樣,這裡是幻境,就如同做夢,我覺得自己最強那我就是最強。你們兩個束手束腳,不被揍纔怪。”

秦、聶二人恍然大悟,頓時覺得自己無比愚蠢,但同時又佩服謝晉遊聰明的頭腦和卓絕的畫技。

秦荒誇讚道:“你的作畫本事都可以趕上畫聖了。”

“太抬舉我了,跟他比起來我就是螻蟻。”謝晉遊自謙道。

這時,藏星催促說:“你們就彆在這裡互相客氣了,想想怎麼出去吧。”

秦荒說:“對對,正事要緊,你們跟我來。”說完,他便朝著一個方向快步走去,三人在後麵跟著。

秦荒邊走邊說:“剛纔我看到一對母女,那位母親神色慌張,和其他人顯得格格不入。我猜測她們不是幻境中的人,我們打起來之後,她們就朝著這個方向離開了。我們此時追過去,或許能找到。”

“你是說她們也誤闖進來了?”聶疏狂問。

秦荒卻搖了搖頭,“不,我覺得她們已經在這定居了。”

“什麼?能在幻境中定居?”藏星也疑惑道。

一旁的謝晉遊認真分析:“這種情況是有可能出現的。當現實生活已經看不到希望時,幻境能給人希望,人生在世,就是為了希望而活,管它環境是真是假。”

藏星調侃道:“看不出來你這個人不僅畫畫好,而且說話還撥人心絃,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接著,秦荒也調侃起謝晉遊來,三人說說笑笑一路前行。

片刻之後,聶疏狂才從沉思中回過意來,說:“你們覺得人生在世,是為了物而活,還是為了心而活?如果是為了心而活,那幻境確實是個好地方。”

他此話一出,卻引來藏星的嘲笑:“哈哈,這都過了多久了,你還停留在這個話題呢……”

聶疏狂尷尬地撓頭。

在說說笑笑間,四人已經穿過了幾條街道,來到城郭的邊緣,眼前是一間破舊的草屋,與周圍的高樓相比顯得極不協調。

秦荒自通道:“應該就是此處冇錯了,這間草屋在城中顯得特彆,說明她們的身份也不簡單。藏星,你來開門。”

“為什麼是我?”藏星問。

秦荒解釋道:“因為你也是女子,同為女子更好交流,我們去敲門隻會嚇到人家。”

藏星這次認真地點了點頭,她走近草屋,猶豫了一下後,在門上輕輕敲了四下。因為是草屋的緣故,敲門聲並不像木門那麼清脆,但草屋很小,所以裡麵的人應該能聽到。

果然冇過片刻,被茅草掩著的門打開了一條縫,裡麵的人見到是藏星這樣一位可愛少女時,便將門漸漸推開。

開門者是一位婦女,年紀大概有四十。她先是疑惑地看著藏星,然後視線慢慢移開,謹慎地望著秦荒三人,手始終搭在門上,好像一發現不對就會將門關上。

“你們是?”婦女皺眉問道。

藏星笑容燦爛地回答:“是這樣的嬸嬸,我們不小心來到這裡,想問問怎麼出城?”

婦女的表情變得更加詫異,然後似乎明白了什麼,她反問:“你們是從外麵來的?”說這句話時,她聲音壓得極低,生怕屋裡麵的人聽到。

這時,屋裡麵傳出了一道少女聲音:“娘,你在跟誰說話呢?”

婦女迴應道:“夜兒,你在屋裡好生待著,我跟彆人說幾句話。”見藏星點頭後,她把門關上,然後和藏星稍稍遠離了草屋。

婦女問:“你們是怎麼知道我不是這裡的人?”

這時秦荒走過來回答:“剛纔他們比武時,我見你緊張地護著你女兒,這種真情實意假不了。”

婦女微微點頭,然後無奈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出去,我在這裡習慣了,也不想出去了。”

藏星問:“既然這裡是幻境,那你們的生活起居怎麼辦?”

婦女解釋道:“我自己種了糧食,也會織衣衫,這些簡單的東西我倒是能弄。至於城中的東西,夜兒很喜歡,但我從不讓她觸碰,所以她還不知道城中的異樣。”

“可她早晚會知道的。”藏星說。

婦女搖了搖頭,“夜兒在這裡很開心,隻要她開心就好,真真假假都不要緊。你們還是另想辦法吧,我確實不知道怎麼出去,這一點我冇騙你們。”說完,她就向草屋走去。

“你等等。”當婦女走到一半時,謝晉遊叫住了她。

婦女轉過身來,見謝晉遊一臉嚴肅的表情,他開口道:“你怎麼知道你女兒真的喜歡這裡?她冇見過外麵的世界,你怎麼知道她不會更喜歡外麵的世界?你冇有給她選擇的權利,說好聽點,你這是為了她好,可說難聽點,你這是在囚禁她!”

大家被謝晉遊突如其來的話嚇了一跳,原本以為婦女會因此惱怒,可她冇有。

她頓住了。

謝晉遊繼續道:“她現在之所以開心,是因為見得少,但她如果以後厭倦了,再出去就為時已晚。隻有閱曆豐富了,才能充實人心。你把她當雛鳥,卻不知她的內心已經長出了遠行的翅膀。”

如果他剛纔的話讓大家嚇了一跳,那麼此時的話就讓大家徹底震驚,這個謝晉遊還真有兩下子。

許久之後,婦女緩緩開口:“你說的這些我都想過,可我,可我擔心她無法適應外麵的世界,會受人欺負。夜兒不是我的親生女兒,但我一直把她當親生女兒看待。”

“她不是您親生的,那怎麼一起進入幻境之中的?”藏星疑惑道。

婦女的神情陷入過往的歲月中,她回憶道:“二十三年前,涼丘發生大火,我與我丈夫一起逃亡,路上聽到嬰兒的哭聲,我們循著哭聲尋找,找到了一個嬰兒。不忍心看著她被火燒死,我們就把她帶上一起逃。後來,我丈夫為了救我們而葬身火海。”

說到此處,她留下眼淚,聲音也有些顫抖。

“嬸嬸,你們是善良的人。那後來呢?”藏星問。

“後來就逃到了這裡,由於這裡火勢較小,我們就在這裡等到了大火熄滅。我一個女人無力帶著她遠行,便定居了下來,我自己一個人耕織。一年後,這座幻境城市突然出現,我們被困在裡麵。我發現城中冇有黑夜,而且那些人似乎也冇有惡意,便安心生活下來,我給她取名為張尋夜。”

秦荒心中思量著:又是二十三年前的大火,真是害苦了涼丘的人,或許幻境的出現也和大火有關。

他說道:“冇想到你們也有這樣的遭難,當年我爹和我娘也在大火中逃亡,那時我娘剛剛懷了我。拚命逃出去後,我娘生下了我,她卻離開了人世。”

婦女歎了口氣道:“你也是可憐的孩子。”

秦荒搖了搖頭,“我很幸福,因為我有那麼偉大的父親和母親,就像尋夜一樣,她也很幸福,因為她有你。但是孩子需要成長,不能一直藏在你的羽翼之下。”

婦女無奈道:“道理我懂,可我的確不知道怎麼出去。”

“大家一起想辦法吧,人多力量大。”藏星笑著說。

這時,婦女大聲喊道:“夜兒,你出來吧。”

屋中的尋夜立即將門打開,隻見一個笑得燦若星辰的女孩從裡麵走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